革离【1】

【1】2009

今天是个大雨天。

湿凉的秋天。他匆匆地瞄一眼墙上的钟,从柜子里抽出两把雨伞,鞋子也来不及换一双,踏着棉鞋便下楼去。

公车摇摇晃晃,他手上握着两把雨伞,不大能站得稳。面前的一个中学生犹豫了一会儿,起身扶住他的手肘,放出一个有些羞涩的笑,道:“爷爷,您坐。”

他恍然回神,意识到他是在叫自己,只好勉强着还身坐下,还轻轻地抬头补一句:“谢谢你。”

原来是,已经到了坐上公车也会被让座的年纪了。

恍然几十年过去,抓不住一点儿踪迹。

今天上午从建湖到了女儿在的城市,被委托了接送小孙女的任务,他惶惶地一人在偌大的房子里睡了好半响,醒来后居然只剩下了半小时时间。

果然,转了两班车到小孙女的学校,还是迟到了二十分钟,小孙女坐在学校门口的大雨棚下头,正逗着地上一只小小的蚂蚁。

他有点愧疚。

他是不适应这个大都市的。但是他还是收了伞,悄悄走过去,一把搂住了背对着她的小孙女,笑着道:“猜猜我是谁?”

小孙女一下认出外公,大笑着箍住他的脖子,一个劲地叫外公。

他心里泛上一股涩气,搂着孙女起身,用力忽视腰间一点淡淡的酸痛,灰白的胡茬蹭得孙女儿咯咯地笑:“外公今天迟到了,和湘湘说对不起!”

“好好好,外公和湘湘说对不起。”他揽着小孙女,单手打开雨伞:“那外公抱湘湘回家,跟湘湘道歉好不好?”

小孙女是个话痨,搂着外公说个不停,在处处泛黄、秋雨萧瑟的天地间,是唯一一抹暖意。

赶到家,匆匆给小孙女换上干衣服,无意曲起有些冰冷的脚趾,才觉脚上这双棉鞋已经湿透了。

他有些晃神,到玄关处挑了一阵,才取出一双凉拖鞋换上。

小孙女刚放下书包就又黏上外公,撒娇要外公陪她玩。

他抱着小孩晃了两圈,猛地瞧见了他随意搁在茶几上的一本相册。搂着小孙女坐在沙发上,他拿起那本相册,笑着哄:“外公陪你看照片,好不好?”

孙女小小的手抚上有些发黄的封皮,眼神小小软软地瞧着它,点了点头。

他握着孙女的手打开封皮。第一张,是小孙女的外婆,那是还是二十五岁的江苏姑娘,倚在老树旁,身姿清丽,笑容恬淡。

小孙女没见过外婆。年轻的是,年迈的也是。

“这是外婆,那年外公带他回建湖,非要外公给她拍一张。”他的笑容渐渐柔软,似是沉入了遥远的时间里,捉住了一缕淡淡的回忆:“臭美!”

接下来一张一张,皆是各色各样的外婆,小孙女翻得有些快,不知抬手间,一张被夹在两张间的照片竟然溜了出来,洒在冰凉的地板上。

小孙女虽有些无措,还是俯身快速地拾起了那张照片。

她没有注意到外公渐渐消散的笑意和慢慢僵硬的身躯,捏着照片很是在意,看了很久才窝进外公怀里,呐呐地问:“外公,这个叔叔是谁?”

沉默。

是无尽的沉默。

只有铺天盖地的沉默,才能去回应。

这个人,是谁?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37 )

© 徐大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