革离【2】

【2】2009

外孙女侧着小脸,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,拿着照片牵起外公的手,轻轻放了进去。

“外公,照片给你。”她扭身箍住外公的脖子,声音里已经有了一点颤抖:“外公别哭!”

哭?他猛地抽回神思,伸手揩了眼角一把,还真是一点点咸腥的液体,在虎口里折射昏黄的光线。

他把照片搁在茶几上,抱着小孙女起身,遮掩式地大笑两声,掩去了喉咙里一点淡淡的涩意:“湘湘看错了,外公没哭!刚刚那个叔叔,是外公的一个好朋友,不过和外婆一样,没和湘湘说声你好,就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”

小孙女倚在外公肩窝里,小手抠着外公胸口的一个小扣子,抽着鼻子喃喃道:“但是外公还是哭了。”

他一噎,叹了一口气,终于在几十年后的一天,对着一个只有四岁的小娃娃,道出了沉重又黏稠的一些往事。

“外公啊,有点想他了。”

湘湘瞪着眼,用力抽了一下鼻子笃定道:“那就跟小宝一样,妈妈把它送爷爷家去了,我也很想它。”

他朗声一笑,算是将这个话题抛了过去,“对,就跟湘湘想小宝一样,外公啊,也很想这个叔叔。”

话题就此结束,因为他的女儿回来了。怀里的孙女儿缩出他的双臂,跑过去搂住了妈妈。

女儿工作一天回家,眉眼之间皆是疲倦。他主动上前,接过她手中的小包挂在一旁的木架上。

不想女儿嘘寒问暖间瞥见了他脚上的凉拖鞋,立马皱眉嗔斥:“爸!这么大人了,还让我操心!天气这么冷,怎么不选一双棉鞋?”

女儿马不停蹄地从厨房里拿了一个热水壶,招呼他去阳台上泡个脚,还翻箱倒柜地给找了一双未拆的棉拖鞋。

双脚没入温烫的水里时,那种绵软的刺痛感像是沉沉浮浮的往事,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钻进心口,席卷全身。

好像是很久很久之前,他箍着自己的下巴,用力灌进去的姜汤一样温烫又缠人。

这个叔叔是谁?

封存在时间里的,不会和他一样老去的,青涩又温柔的青年人。

齐伟。




甜度满分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18 )

© 徐大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