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麦芽和酒【ABO】(刷卡上车,未成年也行)

大家抓好扶手,蒜蒜要开车啦!

这是个不断更的大甜瓜,三块一斤,包甜!!

宝贝们,ooc是我的,楚郭是乃们的!!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论麦芽和酒【1】

1

除夕大夜,龙城一片温温腾腾的喜气,缠绕着每个人的心曲。

雪花漫天,灯影幢幢,扫落一年的繁华或落寞,剩下的是被菜肴和笑靥点亮的家家户户。

2

“喝!”赵处长一脚踩在大桌上,手腕一抬,把酒瓶递在郭长城面前,眼角微挑:“小郭,这一瓶,你必须得吹了!咱们特调处啊,可少不了你!”

小郭同志用力忍住了推拒的手,唯唯诺诺地想拒绝:“那个,赵处长,我……”

他的眼神扫过一边摸着佛珠一边吃炸鸡吃得正欢的林静,和挑着眉梢红唇潋滟的红姐,还有扒拉着小鱼干疯狂看戏的大庆,忍不住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。

赵处长见小同志要拒绝,立马讲过话头,把酒瓶转了一圈:“小郭不喝,那咱自己吹了!”

“别!”郭长城立马蹦起来,一把抢过了那瓶浓酒,皱着眉瞧赵处:“赵处长,你胃不好,还是、还是我来吧……”

他看着折射出瑰丽光线的酒瓶,里面似乎暗藏着浓郁缠人的气息,小郭同志不爱喝酒,这种后劲十足的烈酒更是没有碰过。

汪徵瞧着郭长城视死如归的表情,有些不忍心,“小郭,要不换一种果酒?”

小郭同志拔开瓶塞,他的心思已经飘到灌完一瓶后肠穿肚烂的世界里去了,完全没听着。

“咕嘟咕嘟咕嘟……”

赵处长连带着特调处一众弟兄们都看呆了,小郭同志真是深藏不露,这么烈的酒尽数往肚子里灌,不带停歇的。

目瞪口呆地瞧了一会儿,赵处终于回过神来,一把抢下酒瓶:“我去,不带这么灌的!”

郭长城似乎是尝到了酒里混合着麦芽香和木桶醇味的馥郁香气,耳尖连带着鬓角染上了红色,睁着大眼睛瞧赵处,伸着手喃喃道:“我还想喝。”

汪徵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:“小郭,喝醉了?”

大庆突然使了它狗一般的鼻子,皱起不存在的眉头:“哪来这么浓一股麦芽的味道?!”

林静吐出一把骨头:“酒啊,这酒就是大麦芽酿的。”

“不是啊!”大庆迈开它肥胖但灵巧的四肢,跳到郭长城身边凑近了使劲闻了一口,继而满身的毛都炸开了:“信息素!”

“啊?!”赵处长瞪直了眼瞧着摇摇欲坠的郭长城,“我用酒把他的信息素给逼出来了?!”

汪徵立马扶着郭长城坐在沙发上,凑近了问他:“小郭,你的抑制剂放在哪儿?”

小郭的眼眶泛着红色,原本安安静静放着的手开始不耐地抓着沙发:“我……”

“你们在干什么!”众人正屏息等着小郭的回答,冷不防被一个凌厉的声音打断,下意识地抬头,退后一步。

楚恕之扔下一兜的东西,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郭身边,刚想开口骂人,眼里倏地闯进郭长城过分殷红的脸颊,竟然猛地噎住了。

一股慢悠悠缠绕身边的冷气吸引着失去意识的小郭,让他狗胆包天地扯住了楚恕之的领口,把来人扯得更近一些。

身后几人一猫已经慌忙跑路,给小郭刨抑制剂去了。

只剩汪徵顶着身边越来越低的温度,硬着头皮问小郭:“小郭,你的抑制剂放在哪里?”

小郭显然已经听不见汪徵说了什么,脸色越发红,眼尾甚至也慢慢地挑了起来,半眯着眼,半仰着身子往楚哥怀里靠,带得周身的空气也慢吞吞地变得旖旎纠缠。

楚恕之咬碎一口后槽牙,恨铁不成钢地在小郭耳边吼:“抑制剂!蠢蛋!”

被吼的人似乎听见了,下意识地松手,但是显然也没有办法回答。没过几秒居然慢慢地抬起脚,想碰上眼前人的小腿。

隔着两层布料,小郭过分滚烫的温度渐渐透过尸王冰冷的皮肤,烫得他几乎失去理智。

“找着了!”林静突然平地一声雷,举着一个小瓶子冲过来,正好对上尸王冰冷的注视,立马刹车递上。

苦涩的药水淌过小郭的口腔食管,仿佛要将丝丝缕缕的欲望全部都藏进心底,揽着洒遍全身的红色,尽数收进不为人知的黑暗角落。

过分强烈的冲击让渐渐平静的小郭几乎脱力,只来得及看了眼前的人一眼,眼前一黑,就软软地躺回沙发里。

3

咱们特调处全员早就跑了,虽然情欲盖身全然不关那瓶威士忌的事,但是尸王近乎实体化的杀意还是逼得他们迅速遁地。

麦芽的温甜味充斥着整个特调处,慢慢地像是会渗入皮肤似的,让尸王生出一丝怪异的冲动来。这种冲动,让他恨不得把小郭拆骨入腹,一丝也不剩。

他却最终在这种麦芽香里平静下来,给小郭披了条毯子,开足了屋子里的暖气,然后坐在沉睡的小郭对面。

眼神扫过小郭经年不换的眉眼,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他十分不适,而顺着他睡着后更显温顺的面颊下来,却不禁停在了小郭的唇角。

活了这么些年的尸王,居然破天荒地有了一种羞耻感。小腿上忽而浓烈的灼烫感忽然被放大,刚刚被近乎挑逗着蹭过的浓郁触感在冲荡着楚恕之的理智。

他慢慢地起身凑近,令人无处遁逃的麦芽香化作一只只无形的触角,拉着楚恕之靠近。

温软的触感不过一瞬,扑天盖地的冲动却扯着埋在身体里的浓郁酒香四溢流淌,信息素的味道几乎要盖过威士忌酒香,似乎是慢慢地渗进原本的空气里。

那一瞬过后,楚恕之几乎是拎着傀儡落荒而逃的。

说出来真是丢尸王的脸。
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791 )

© 徐大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