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麦芽和酒【ABO】

请叫我卡肉小王子!

我喜欢两厢情愿干柴烈火的肉!!

好了都是借口

其实是要酝酿一下,西瓜车车速超慢

宝贝们千万不要放弃我!唯美浪漫什么的都是蒜家肉的日常!!

http://xudasuan.lofter.com/post/1e8a4e69_eea3d42f【1】

其实蒜更喜欢宝贝们的评论啊~~~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论麦芽和酒【2】

4

一室荒唐。

5

小郭是被一束怎么遮也遮不住的阳光弄醒的。

喉咙深处的干涩感让他忍不住咳嗽,直至忍不住想把有些痛感的肠胃给呕出来。

闭着眼靠在门口的楚恕之闻声,抄起一杯水递给小郭同志。

郭长城慢慢支起身,接过水杯的手有一些颤抖,他偷偷地瞅始终沉默的楚哥,觉着这张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更是添加了几分可怖。

“楚哥……”才说了两个字,郭长城就自觉地闭了嘴,可是睁大的眼睛怎么也收不回来了。

因为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嘶哑声音让他猛然想起这几天是什么日子。

那股子麦芽香还隐隐地弥漫在空气里,徒然在郭长城的大脑皮层放大触感,吓得他差点把水杯给砸在地上。

“楚哥,我、我昨天……”郭长城觉得楚哥的脸色越来越沉,忍不住揪对方的黑袍一角,“我昨天没做什么不好的事吧?”

楚恕之一肚子的无名闷气,瞧着郭长城小心翼翼的模样,倒也是真的一点儿也发不出来了。

“没有。”

郭长城瞬间松了一大口气,以往他一直很谨慎,总是提前服用抑制剂,没想到昨天的日子,他头一次忘记。

不想楚恕之挑了一下眉尖,慢慢靠近一点,浓郁到让人无所遁形的压迫感悉数放出,说出的话也是意味深长:“喝醉了没有做不好的事。”

郭长城几乎被逼得仰着头,还不敢接他楚哥的注视,只能拼命地盯着楚哥的鬓角,强行装作看着他。

不过他虽然是个呆鹅脑袋,倒还是听出了一点点不对劲的地方。郭长城心虚,眼神禁不住往下瞥,一瞥真不得了,一个万分眼熟的棕色小瓶子滚在地毯上,正躺在楚哥脚边。

小郭同志瞬间红透了脸,拽着楚哥衣角的手无意识地松开,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居然听懂了楚哥的意思。

“楚哥,我昨天、昨天干的事吧,都是无意识的,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啊!”小郭同志躲着楚恕之的眼神,憋了好久,憋出这么一句话。

一瞬间,郭长城居然有种被楚哥的傀儡线给缠住的窒息感。

怎么可能是无意识的。

冲动的源头向来有迹可循,当然特殊时期是一个引子,如果他昨天做了什么,却只可能冲着楚恕之一个人。

“怎么会。”楚恕之扯动嘴角,眼神深沉又温吞,他甚至连面无表情也难以做到。

小郭同志一贯苦大仇深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,对着楚恕之展了一个近似感激的笑容。

气氛正往胶着的顶峰攀升,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,扯破了尴尬的大型结界。

郭长城仿佛是瞬间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,迅速地退身接起:“喂,嗯,舅妈……”

“我有空,但是……嗯,好。”郭长城聊着聊着,渐渐露出了苦大仇深的表情,可他天生不擅长拒绝,看样子是又接受了一件他打心眼儿里讨厌的事情。

楚恕之抓着他的每一个表情,心里早就“蠢鹅”“呆子”地叫上了,连带着晦暗的眼神更加阴鸷,似是想穿透这个手机,射死对面的人一样。

如果是他的话,怎么会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呢?

6

聊完电话的小郭同志简直奔着虚脱去的,耷拉着脑袋用为数不多的智商分析当前的形势。

没等他分析完,楚恕之已经极其不耐烦了,作势要走:“没事我就走了。”

一句话惊醒小郭,他躲闪着眼神抬起头,小心地开口问:“楚哥,你去哪儿啊?”

这句话简直像是往咱楚哥的脑袋里塞进去一个幽畜,点燃了楚恕之积蓄已久的怒气,他瞬间爆炸:“干你屁事!”

郭长城被吼地一个激灵,缩了缩脑袋,攥紧拳头,诺诺道:“哦、哦,楚哥,那……”

楚恕之看不得他这种受惊兔子似的模样,刚想再骂一句,喷着怒火的眼神一扫,却倏然停在了小郭同志的唇角。

昨夜的灼热和柔软让尸王心口一紧,困在笼中过久的冲动欲望瞬间驱赶每一寸理智,他箍住郭长城的下巴往上一抬,就着一片未散的麦芽香味贴了上去。

郭长城脑中名为理智的弦断了个干干净净,睁大的双眼堪堪投进对方如漩涡般沉鸷的深眸里,拖拽着没褪干净的信息素瞬间爆发,裹着两人投进一片深广的蓝湖深处。

楚恕之自认不是温柔的人,可这番事却是缱绻至极,他甚至不敢再往前一步,只慢慢地与对方厮磨,企图从中找出情欲之外的、哪怕只剩一丝丝的钦慕。

否则,他大概会再一次做出毁灭什么的事。

小郭只能保持着僵立的姿势,他已经烧毁的大脑CPU已经停止工作,唯独颈间皮肤上的感受器似乎聚集了他所有的注意力。楚恕之有些冰冷的带着浅茧的指腹擦过后颈异常敏感的腺体,引起愈发肆意的麦芽香。

他的大脑里只剩下一句不断刷屏的弹幕。

“楚哥亲我了。”

小郭慢慢地眯起了眼睛,眼尾的细密纹路里似乎都染上了名为“情欲”的慢性毒药,变得绯红滚烫。

可这幅样子在楚恕之眼里,却是异常刺眼。

他甚至产生了严重的厌我心理。趁着发情期满足自己变态的占有欲,他和逼迫郭长城的人又有什么两样?

只不过他顶着更加浓郁的情感罢了。


评论 ( 20 )
热度 ( 554 )

© 徐大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