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麦芽和酒【ABO】

宝贝们丧心病狂的三更!!

又粗又长!

因为接下来几天要进入没有电脑时刻,所以断更一下。

这一篇大概会持续六七个这样子。

(~ ̄▽ ̄)~求你们轻柔地唾骂我~~点关注,不迷路!

河岸亲亲什么的最棒了

http://xudasuan.lofter.com/post/1e8a4e69_eea3d42f【1】

http://xudasuan.lofter.com/post/1e8a4e69_eea51cc6【2】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论麦芽和酒【3】

7

缱绻极致,到最后空余一场妄事。

8

烧尽的理智重新填充全身的瞬间,楚恕之的手和嘴唇几乎同时离开小郭,在事态即将陷入无法挽回之前,企图回到原点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小郭回过神时,空气里只剩下了这句不可能从尸王嘴里蹦出的话,冲荡着他已经不堪一击的韦尼克区。

心脏似乎很是困顿,蹦跳着,想挣脱胸腔追上离开的人。

9

小郭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全部烧完,坐在特调处,发了近乎一天的呆。

酒肉和尚林静拎着一只整鸡进来的时候,就瞧见小郭同志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,冥思苦想。

“这位施主,看起来印堂发黑,想什么呢?”林静凑过去坐在郭长城身旁,手上一刻不停地开始拆包装。

小郭挪开一点点,皱着眉,思忖了好一会儿才试探着问:“林静哥,你说楚哥什么时候会对别人说对不起啊?”

林静“啪”地一下把一包塑料手套给落在了地上。

小郭十分善良地伸手帮林静哥捡起来。

“什么时候会和别人说对不起啊……”林静眼珠子一转,冒出个近似猥琐的表情来:“咱赵处长在上的时候。”

小郭帮林静拆整鸡包装的手顿住了,认真思考了几分钟,虚心问道:“林静哥,什么赵处长在上啊?”

没等林静回答,一只滑溜冰冷的手搭上小郭的后颈,勾住了他的脖子,要不是小郭已经习惯了红姐这种出场方式,他早就吓得滑地上去了。

“小郭,小孩子不要乱问哦。”红姐绕过郭长城的脑袋,伸手拿了两个手套,近乎雍容华贵地戴在手上。

祝红勾出一个漂亮又诡异的笑容,“不过昨天的小郭,还真是让姐刮目相看啊。”

郭长城才冷静下来的脑袋腾地一下烧起来,不自觉地靠紧了沙发靠背:“红、红姐,我昨天……”

红姐自然是不依不饶,她伸手撕下鸡腿,在空中绕了两圈,突然指向郭长城:“你昨天真是勇猛,对我们的尸王大人,敢做出那种禽兽之事。”

“禽兽之事”四个字像一颗炸弹丢进了小郭的心口,炸得他理智四飞,末了才唯唯诺诺地开口:“我、我做了什么?”

林静瞠目结舌,根本来不及拦住一个被失恋冲昏头脑的蛇精。

红姐三言两语总结概括了昨天晚上她亲眼看见的场景,满意地欣赏着小郭的表情管理机制渐渐失控。

他小郭再蠢,也应该感受到楚恕之深埋的浓郁情感。否则以他炮仗样的性格,早就先揍他一顿为敬了。

怎么会失控到亲吻,然后又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一样说了句“对不起”呢?

10

这种瞬间满足的感觉,真像他昨天喝下去的半瓶酒,混着酿造它的木桶的醇淡味道,淌过每一个味蕾,直达心底,勾起一阵一阵战栗的快感。

11

听到口袋里手机的提示音的时候,尸王楚恕之先生正一个人站在灯影幢幢的河边,胡乱地想些什么。

他掏出手机的瞬间很想把它给扔到水里,但碍于同事情,还是接了起来:“什么事?”

“老楚,你在哪儿呢?”红姐一边咬牙切齿地看着一脸希冀的郭长城,一边压着对冷漠楚恕之的怨念。

“河边咖啡厅。”尸王大人很烦,说话能省则省,“什么事?”

然而那边祝红已经挂断了电话,只剩“嘟嘟嘟”的提示音,分分钟释放百分百的嘲讽气息。

“咚”地一声,尸王大人和他人生中第一个手机说了再见。

楚恕之往嘴里倒了一大口啤酒,经过加工后这种酒的麦香味几乎已经感觉不到了,可还是在他过分敏感的舌尖挑起浓浓淡淡的苦涩。

是真正可感的,却又无能为力的苦涩。

不知多久。

灯影闪烁下,波光摇曳间,他的衣角被轻轻地拉起一些,那种熟悉的感觉顺着衣裳攀爬,瞬间裹住了他所有的注意。

郭长城微微弯着腰喘气,逆着一束霓光,温顺的头发被刚起的夜风吹起一簇,安安静静地站在楚哥身后。

楚恕之转过身,看着眼前人,倏然没有一句话可说。

他只能抬起手解下自己的围巾,慢慢地凑近,替郭长城戴上。

长城的心几乎要脱出胸腔,可是这种熟悉的安心感觉让他忍不住更近一步——他松开扯着楚恕之衣角的手,慢慢勾住了楚哥的脖颈。

“楚哥,我昨天做的事,每一件都是故意的。”郭长城第一次没有躲开楚恕之过分具有压迫感的视线,瞪着大眼直直地瞧着他。

一股不属于啤酒的醇厚酒香突然缠绕在小郭的鼻尖,顺着气管直入肺腔,卷起他一阵一阵堪称可怖的欲望。

腰间着力,眼前一阵缭乱,小郭就稳稳当当地坐在了河边的扶栏上,突如其来的不安感让他下意识地搂紧楚恕之的脖子。

楚恕之凑近几分,眼神深沉,近乎炙热滚烫,像对长城渡着一团黑色的火焰:“小子,你自己找上门的,没机会退货。”

郭长城不知是怕,还是激动,喉结滚动一下,吞了一口口水。

顺着乳黄色的灯光,楚恕之可以看清小郭的每一处细节。由飞扬的发丝,到温柔细致的眉眼,顺着鼻子,一直到有些干燥苍白的嘴唇,滑进露出了一小块皮肤的脖颈间。

他的眼神安静而灼热,瞧得小郭愈发口干舌燥,那股摄人心魄的酒香渐加浓烈,似乎亦穿过鼻腔到了舌尖,令小郭尝到了其中别于一般酒种的味道。

小郭凑过几寸,嘴唇堪堪碰到楚恕之的嘴角,试图通过肌肤相贴缓解由体内升起的冲动。

搭在小郭腰间的手瞬间收紧,尸王有些冰冷的温度透过几层衣料,却像点起了无名的烈火,探着毛孔钻进皮肤里。

这个亲吻倏尔变得粗野残暴,舔咬、啃噬、触而后离,小郭的舌尖顺着楚恕之微张的双唇间探进去,染得干燥的嘴唇变得濡湿,让他几乎失去呼吸的机会。

身后身前,随着夜潮来临而异常躁动的河流涌动着,裹挟丝缕灯光,拍打着岸石,仿佛要伸出触手,将河边亲吻的两人,也裹进那无边暧昧的黑夜里。

评论 ( 25 )
热度 ( 378 )

© 徐大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