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麦芽和酒【ABO】(欠了三期的真肉)

童叟无欺!

真肉无价!

我先喝口水再把剩下的肝完。

请你们留下白嫖的证据,大胆地评论!

最后一句,求你们别打我。(跑走)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论麦芽和酒【4】

12

“楚哥,你先坐一会儿,我烧点东西给你吃。”小郭脱了外套挂在玄关的木架上,替楚恕之拿了一双未拆的拖鞋。

游走于黑暗和空虚深处几百年的尸王,一瞬间似乎又感受到了久违的心跳,倏尔的获得感让他有些怀疑这是否是一个空无的梦。

可是眼前的一切都无比真实,甚至空气里的熟悉气息都在实体化,敲打着他有些混沌的脑袋。

小郭简直是飘着去厨房的,拿着刀的手都有一点颤抖。

隔着吧台,他可以看见那个不容忽视的身影,正坐在他家的沙发上,仰着头沉思。

这间房子小郭只偶尔来住,虽说简单的食材舅妈时常叫人更换,但是很久没有生火的厨房还是有设计不方便的地方。

小郭找了很久,才想起来盐酱之类的已经被收到柜子里去了,然而纵使他挺高的,也有一点够不着。

尝试了一下,脸都憋红了还是只能碰到柜门的下半部分。小郭有些气闷,转身想搬条椅子来垫着,倏然的一束蓝线闪过眼前,缠住了柜柄,慢慢地打开取出盐罐,悬在小郭眼前。

郭长城瞪大了眼,接过盐罐,一秒不舍地盯着抬着手的楚恕之。

楚恕之看着小郭,毫不留情:“矮子。”

郭长城支支吾吾,偷偷喃喃:“你不也是用的傀儡线。”

楚恕之倾身几分,他的眼角眉梢天生的向上挑起,微微皱眉显得越发好看。当然,这是身份发生转变了之后的郭长城才敢想的事情。

他的唇形不厚,甚至可以称作薄,但是衬着一双剪秋水的桃花眼,竟然削弱了可怖感,变得眉目如画起来。

那一瞬间的郭长城一定是被红姐催眠了,他保持着后仰抬头的姿势,嘴欠地说了一句:“楚哥,你真好看。”

天生散发王霸之气,却被一个小自己三百来岁的小屁孩夸好看的尸王楚恕之:“……”

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话的郭长城瞬间清醒,第一反应就是跑,可身后是厨台,身前是一身煞气的楚恕之,他下意识地伸手推拒越逼越紧的楚哥,说话也结巴起来:“楚、楚哥,我……”

未说出的话就此淹没在湿热的亲吻里。

郭长城和楚哥亲过两次,从没像这一回一样疯狂而竭尽全力。

口腔里每一寸的敏感腔膜都被对方照顾,混着一种生涩和匆忙,他退无可退,却能感受到腰间楚哥的手抵着厨台,隔开冰冷膈应的大理石边。

他竭力不让自己闭上眼,因为此时的楚恕之漂亮到近乎妖艳,分外敏感的眼睛四周已经红了一圈,渲染着情欲带来的生理盐水,瞧得他头晕目眩。

倏然,楚恕之离开,带来一阵得而后失的空虚感,长城忍不住凑上几寸,微微张着嘴碰着他有些凉意的唇角。

楚恕之的眼里似乎有一片深渊,正翻滚着巨浪试探着席卷小郭,他低着嗓子,几乎是发着气声问:“长城,你怕不怕?”

小郭没有回答,只慢慢地把手探入楚恕之的外衣,生涩而困顿地触碰他隐含力量的腹肌,伸出舌尖舐舔他突出的喉结。

一股馥郁的酒香瞬间填满整个厨房,楚恕之伸手取下小郭手里的罐子放在一旁,虔诚地用嘴唇触碰小郭的眉间、额角、鬓弯、鼻尖,每过一处点起一窜火苗,灼烧着小郭的心口。

楚恕之拥着小郭,几步进了卧室,“哒”一下锁了门,将人抵在门板上,死死地往长城两腿间挤进一个膝盖。

小郭的蓝色棉外套已经垂落一边,漂亮得如雕塑般的锁骨随着亲吻的节奏不断沉浮,而他的手也未闲着,笨拙地替楚恕之褪衣裳。

越发直接的肌肤相贴让两人的信息素迸发着充斥整个房间,空调吹出的干燥热风也如催情剂一般,裹着他们滚落情欲的深渊。

只剩轻细的水声和喘息在封闭的房间里回响,勾勒着二人动情的面颊,乃至身体。

楚恕之将人放在柔软的被子上的时候,瞬间察觉到对方猛地绷紧的身体,一种无形的推拒让他突然有些无所适从,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

郭长城也感觉到了急转直下的现状,对于这件事,他似乎也没料到自己身体本能的恐惧。

他喘着气,竭力摆直双腿,慢慢地牵起了楚恕之放在他耳边的左手。

一股细细密密的啃噬感顺着楚恕之极其敏感的指尖到达大脑皮层,激起一阵销骨蚀魂的快感。

亲吻后的长城暴露出的皮肤都变得殷红,原本始终天真的脸沾惹了情欲,现下又用唇齿咬舐他的手指,可谓招惹人到极致。

芥蒂和理智一起被楚恕之抛到九霄云外。

席卷而来的亲吻让长城暂时放过了楚恕之修长干净的手指。

小郭闭起眼享受着口腔被填满照顾的舒适感,然而脚踝上的一股轻柔却无法挣脱的力量迫使他曲起膝盖,以一种堪称羞耻的姿势欢迎攻击性十足的楚恕之。

他半睁着眼,瞧见原本用来打怪的傀儡线正缠绕着他的脚踝,顿时羞赧到抬起一只手臂,企图躲避一下过分令人血脉贲张的场面。

手堪堪抬至空中,股间的异物感突然放大,他猛地睁大了早已湿漉的双眼,那种感觉说不上来的难受,像是想迎接,又万分地惧怕。

理智当先,他从腰带脱下半截的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个方袋子,举到楚恕之眼前。

真的是人生中最丢人的瞬间!

耳边带着喘气声的低笑引起长城小腹一阵紧缩,不知源头的本能让他抬起腰迎合对方的欲望,摩挲间已经将气氛推至顶点。

楚恕之却像恶作剧一样,挑着眼角慢慢地开始解他的扣子,一个一个,极尽轻柔温吞。

郭长城心口的火焰已然烧至大脑失去控制,他不耐地弓起身子,“撕拉”一声把楚恕之的黑袍撕开一个口子,温烫的细密的匆忙的吻落在他的胸前,擦过胸前两点时,还过分地停留一会儿,留下一点两点暧昧的水渍。

楚恕之瞬间不爽,郭长城的主动让他感觉自己纯A的身份受到严重的挑战,右手一个推拒,将人推至紧靠着柔软的被衾。

这次他不再忍受自己都觉得又臭又长的前戏,抬起手指绕出几根泛着蓝色的傀儡线。

他的手掌顺着郭长城的衣摆探进去,指尖所到之处,傀儡线就细细密密地缠上去,不断蜿蜒着挑起长城难耐的喘息和呜咽。

那蓝色的细线甚至随着主人绕到胸前,顺着两点打起极慢的旋转,刺激得对方摆动着身子,而原本蜷起的双腿更是忍不住勾住楚恕之的腰身。

“楚哥……”

评论 ( 51 )
热度 ( 397 )

© 徐大蒜 | Powered by LOFTER